筆趣閣 > 仙俠小說 > 偷香高手 > 第2240章 談心

    “這件事可以交給西夏官方處理。”宋青書想來想去,處理此事沒有比西夏更名正言順的了。

    “西夏?”金城公主秀眉一蹙,“西夏的確與唃廝啰常年征戰,不過我們吐蕃和他們也沒什么交情,大宋和他們更是交惡,他們怎么會替我出頭呢。”

    宋青書安慰道:“放心吧,我有西夏的朋友,她們能幫忙。”

    金城公主眨了眨眼睛,忍不住多看了他兩眼:“你還真是神通廣大,連西夏這邊都有朋友,難怪能破天荒地同時娶我大宋兩位公主。”她清楚這樣重大的事情要請動西夏官方幫忙,絕非一般官員能推動的,宋青書這朋友想必地位很高,不過她畢竟是個成熟的女人,很明智地沒有追問下去。

    “王妃取笑了。”宋青書一臉謙虛。

    “我們都這樣了,還一口一個王妃這么生分。”金城公主拉了拉衣襟,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幽怨。

    宋青書表情古怪:“那難道真要我叫你姐姐?”

    “呸”金城公主啐了一口,剛剛偷吃了妹夫,她哪好意思再讓他這樣稱呼自己。

    打鬧了一會兒,宋青書起身說道:“先回興慶府再說吧。”

    “好,聽你的。”金城公主點了點頭,乖巧得像個小媳婦兒一樣。

    之前宋青書從興慶府出來是騎了馬的,如今金城公主已經累得沒法走路,便與他共乘一騎,她身子本來就不重,多帶一人對馬倒是沒有影響。

    摟著她嬌軟的身子,再加上剛剛關系突破一步,兩人一路上可謂是蜜里調油,金城公主巴不得馬走得慢一些,不過道路終歸有盡頭,最后還是到了興慶府。

    “我先送你去一品堂,等會兒會通知瓔珞她們過來,接下來西夏方面會妥善照顧你一切的。”宋青書在路邊買來一個斗笠遮在她頭上,小聲說道。

    “你要離開么?”金城公主語氣中充滿了不舍。

    宋青書點了點頭:“我的身份敏感,不能出現在這里,對了,到時候不要和任何人說是我救了你。”

    見他神情鄭重,金城公主也沒說什么,點了點頭:“嗯。”

    “不用擔心,我會一直在暗處保護你的。”注意到她神情有些惴惴不安,宋青書連忙安慰道。

    “謝謝你。”金城公主這才松了口氣。

    接下來她被安頓到了

    西夏一品堂,一品堂的人得知她的身份,絲毫不敢大意,急忙通知耶律南仙,另外也派人通知了南宋的黃衫女。

    很快這些人就陸續趕來,金城公主按照宋青書教的說辭解釋了整件事:唃廝啰那邊派人收買了他的丫鬟,她偶然撞破秘密,偷偷跑了出來,因為一時間不知道該相信誰,所以一直沒有露面,至于那個死去的丫鬟為什么會以她的身份出現,她也全然不知情

    黃衫女也適時道出她們查到的點蒼雙劍的事情,于是耶律南仙便召集各國使者商議此事。

    不出意料對于這件事唃廝啰抵死不認,點蒼雙劍從移魂大-法中清醒過后只承認收買了浣碧,但不承認是唃廝啰指使他們的,再加上關鍵證人浣碧已經死了,可謂是死無對證,這件事最后也只能以處死點蒼雙劍為結局,就這樣不了了之。

    對此不管是哪方勢力都心知肚明,而且真的鐵證如山又能拿唃廝啰如何?人家麾下數萬驍勇戰士雄踞青唐,難道西夏敢為了吐蕃而殺了他引來刀兵之禍?

    唯有黃衫女對此憤憤不已,宋青書和金城公主本身倒是很滿意,畢竟他們的首要目的其實并非對付唃廝啰,而是恢復她的清白,重新正大光明出現在人前。

    接下來就由西夏派人護送金城公主去追吐蕃的隊伍,黃衫女不放心,自告奮勇前去相送,因為天色已晚,決定歇息一晚,明日再啟程。

    金城公主就被黃衫女接回了南宋行館,因為她本來就是南宋公主的身份,西夏方面也沒有阻止。

    “姐姐你不是決定離開了么,為什么改變主意回來了?”待回到南宋行館過后,黃衫女終于找到機會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在路上碰到了一些事情”金城公主幽幽地嘆了一口氣,將之前發生的事情大致說了一遍,“幸好得蒙一俠士相救,我才幸免于難。如今我才知道以前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這個世界太危險了,我從小打大都處在保護之中,如今一個人面對這些恐怕很難會有好的結果。”

    “俠士,救你的俠士叫什么名字?”黃衫女敏銳地抓住了其中一個信息。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救了我之后就離開了。”金城公主想起了宋青書的囑托,沒有泄露他的身份。

    “他長什么樣,身上有什么特點?或者他用的什么武功。”黃衫女在江湖多年,尋

    思著只要有一些信息,應該就能推出他的身份。

    “身上有什么特點?”金城公主雙頰倏地一紅,心想非常強壯算不算,不過這話她可不敢說出來,“他整個人給我的感覺可以用一首詩來形容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看到她一副花癡的樣子,黃衫女表情古怪無比,不過她也沒多想,只當是姐姐因為危難關頭被那人所救,心中難免對那人有過多美化。

    “對了瓔珞,你認不認識宋青書?”金城公主忽然問道。

    黃衫女心頭一跳:“你怎么忽然問起他了?”

    金城公主神色泰然自若:“他不是媛媛和瑚兒的駙馬么,我有些好奇到底怎樣的男子才會讓大宋破天荒地把兩個公主嫁給他。”

    黃衫女咬了咬牙:“那人就是個好色無形的花花公子,同時還很卑鄙無恥!”

    金城公主嚇了一跳,實在很難將她這些字眼和那個翩翩佳公子聯系起來,不過她畢竟是過來人,很快反應過來:“瓔珞,你是不是也被他欺負過了?”

    “什么叫也?”黃衫女臉色一紅,急忙解釋道,“姐,你想到哪兒去了,我怎么會被那個混蛋欺負。”說起這話的時候,她底氣都沒那么足了。

    “是么?”金城公主臉上多了一絲笑意,“那你說說他到底哪里卑鄙哪里無恥呢。”

    “他哪里都卑鄙,哪里都無恥。”黃衫女憤憤然地說道,不過注意到對方戲謔的眼神,不由得大羞,“姐,你也來取笑我。”

    “把你們的事說給我聽聽呢,說不定我還能給你些建議。”金城公主拉著她的手在床邊坐了下來。

    黃衫女猶豫了一下將過去種種大致和她說了一遍,不過這樣一來金城公主越發疑惑了:“我聽你說的,你和他明明互相很有好感啊,為什么武當山一行過后,你就忽然對他那樣了。”

    “有些話我沒法明說,”黃衫女咬了咬嘴唇,武當山上發生的事情茲事體大,金城公主如今又是別國王妃,她自然不敢說宋青書實際控制了宋廷的事情,“總之就是那人卑鄙無恥。”

    金城公主忍不住笑了,輕輕撫著她的頭發安慰道:“妹子,我倒覺得那個宋青書是個不錯的人,你只要和他在一起一次,你就永遠不會忘得了他。”說道這里她不知想起了什么,一張臉紅得嬌艷欲滴。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彩客竞彩足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