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的極品女老師 > 第七千六百六十四章 愚蠢

第七千六百六十四章 愚蠢

    聽到執法官的話,此時的戴維斯不得不露出了一番極為嚴肅的表情,趕緊沖著執法官開口道:“執法官大人,我不可能出賣您!”  “既然如此的話那我還有什么可擔心的呢?”執法官繼續笑著說道。“所以我也就不需要去考慮如果這件事情被總部人知道了我會有著什么樣的后果這樣一回事不是嗎?

    ”  “話是這樣說,可是”戴維斯再次看了執法官一眼。“如果執法官大人您真的想要這樣做的話,說不定總部總有一天會從一些蛛絲馬跡之中知道這些,到時候可能會

    有著巨大的麻煩找上執法官大人。”  “這不是還只是我的一個構想嘛?我又沒有說我非要走這一條路不可。”執法官擺了擺手開口道。“在這一方面我自然是比任何人都要小心翼翼的,這畢竟關系著我的未來。說實話,這么多年來的兢兢業業讓我也有些厭煩了,如果可以的話誰又愿意一輩子給別人打工呢?我可沒有那么好的耐心,所以我早就在計劃著這件事情了。噢!你知道的,如果將劉香蘭給抓住或者殺掉的話,我將獲得一大筆利益,但是這部分利益也僅僅只是暫時的,它并不能夠供我享樂一輩子,所以我還是得往以后考慮,這個張成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只是現在我們要做的事情跟張成起了一些沖突,至少現在我還沒有什么特別好的方法能夠打破這種尷尬的局面,戴維斯,我覺得你也應該幫我想

    想該怎么處理不是嗎?”

    “這”

    戴維斯還真不知道該怎么提供意見,只能表示猶豫。

    “算了,現在考慮這個問題還太早。”執法官擺了擺手開口道。“不管怎么樣,我都應該給自己準備多條退路,我現在越來越覺得這樣的考慮是非常值得的。”  “如果執法官先生您執意有著這樣的想法,我自然是不會反駁什么,只是這個張成真的靠譜嗎?”戴維斯繼續開口道。“執法官大人剛才甚至還想要給張成提供幫助

    ,而這樣的幫助直接關系到總部與張鴻才之間的斗爭平衡,難道執法官大人剛才只是想要戲耍張成一番?”

    “我可沒有想要戲耍任何人的想法。”執法官擺了擺手回答道。

    “執法官大人,您難道還是認真的?”戴維斯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么執法官這樣做豈不是在出賣總部的情報?

    想到這里,戴維斯不由得腿一軟,險些直接坐在地上。

    戴維斯非常清楚,組織中無論是誰出賣了組織的情報這對組織來說都是背叛,那么這樣的人就只能稱之為叛徒。  而組織內對待叛徒的手段是何其殘忍?戴維斯還真是有幸見過一次,從那以后戴維斯就發誓自己再怎么樣也不會背叛組織,否則的話那種下場是戴維斯無法承受得起

    的。

    然而現在的執法官就在打著這樣的主意,執法官想要出賣組織內的情報?這要是讓總部其他人知道了那還得了?那還不得直接鬧翻天啊?

    要知道執法官現在總部的地位還不低,甚至相當的高,連執法官都做出這種事情來,到時候組織內部說不定會引起一場大地震!  “這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執法官瞥了戴維斯一眼開口道。“戴維斯,你不會覺得這還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吧?戴維斯,時代變了,現在不是以前的那個時代了,你難

    道還認為組織內只有我一個人在干著這種事情吧?很多人都在桌這種事情,只是大家都對這種現象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罷了,這沒有什么好說的。”

    戴維斯更加震驚了,因為戴維斯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組織內部竟然存在著這樣的一個現象,難道就沒有人揭發過嗎?

    “執法官大人,我覺得這有些不可思議。”戴維斯用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只能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來。  “這沒有什么。”執法官甚至毫不在意的聳了聳肩開口道。“也正是因為我知道了這些現象的存在,我就斷定光明會想要成功是非常困難的。當然,如果光明會心狠一點

    還是有機會,但是我不能夠拿我的所有去賭光明會的未來不是嗎?我只能為自己考慮,所以用這樣的籌碼來換取一些我能夠獲得的利益,這有什么不好的呢?”

    “可是執法官大人您完全可以用這個籌碼去跟其他人換取利益,為什么非要找上張成?”戴維斯依然帶著不解的語氣沖著執法官如此詢問道。

    “噢!戴維斯,你沒有發燒吧?你為什么會問出如此愚蠢的問題?這樣的一個消息難道還能對別人起效果不成?”執法官眼神古怪的打量著身邊的戴維斯如此詢問道。

    戴維斯這才反應過來,不過戴維斯依然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不過現在看來,這個張成并不想與我們合作,看來執法官大人您的這份籌碼是派不上用場了。”戴維斯想了想之后便再次沖著執法官如此開口道。  戴維斯當然是不可能選擇在這種事情上面一直進行下去的,不是戴維斯不想與執法官同流合污,只是戴維斯實在是接受不了如果被總部揭穿之后他會擁有著什么樣的

    下場。  “戴維斯,你不用那么緊張。”執法官就像是看出來了戴維斯心里所想一般。“其實組織內部有些規定只是擺給你們這樣的人看的,因為你們看了之后就不敢對組織有任何的不敬之情,但是對于我來說,我無論如何都要把握住屬于我自己的利益,這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而戴維斯你又是我最信任的人,我又怎么可能會將你給落下?所以

    你只需要跟著我,那么以后你就不會出任何的事情,這一點我幾乎可以跟你保證。”

    “這”  戴維斯沒有想到執法官非要將他拉上賊船上不可,這讓戴維斯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么回應了。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列表 加入書簽
彩客竞彩足球比分直播